加入我们

“一加一等于0的哲学”之梦想初探(3)【破解面粉业“哥德巴赫猜想”】

作者:□记者 何晖 文 闫化庄 摄影来源:大河报 日期:2013年10月18日 09:45

 

武汉轻工大学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李庆龙博士力挺一加一

    核心提示 | 在生物界,1+1预示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在哲学家眼里,1+1是一个循环往复永远不可能有唯一答案的繁杂推理;而在数学家那里,1+1这个“哥德巴赫猜想”是个难以攻克的命题,站在巅峰,陈景润倾尽了一生精力;而在一加一天然面粉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刚这里,1+1,+1,+1,+1,却永远等于0,他究竟是抢占了一个道德的制高点还是为经济学研究领域又添加了一个定律?

    异军突起,面粉厂更名蝶变

    虽然空气新鲜/可看不见更远地方/虽然机会到了/可胆量还是太小/我们的个性都是圆的/像红旗下的蛋

    头突然出来/是多年的期待/挺胸抬头叫喊/是天生的遗传/

    心里当然明白/我们是谁的后代/无论行为好坏/内心还是清白/

    突然一个念头/不再跟着别人乱走/

    现实像个石头/精神像个蛋/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

    妈妈仍然活着/爸爸是个旗杆/若问我们是什么/红旗下的蛋

 

    1994年,这首最富争议的《红旗下的蛋》全国风靡时,王刚年仅17岁。崔健最具先锋性和叛逆性的这张唱片,至今仍被他珍藏着。“事实上,从17岁那年就知道自己是红旗下的蛋……”

    此后7年一个轮回,直到王刚33岁那年,河南境内铺天盖地全是一加一天然面粉。

    崔健的反叛在《红旗下的蛋》中已演变成智慧,那曾经不可一世的诽谤者们已被历史烧成灰烬。

    而时间也证明了王刚这只“蛋”的伟大。中国面粉界大多数人拨开迷雾看清“蛋”里自己的模样:满足里潜流着失落的寒意,而王刚与20年前那首歌“无论行为好坏,内心还是清白”的时代气质仍吻合。

    “现实像个石头,精神像个蛋,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加一用了不到10年时间走过了企业更名、改建、并购、扩张之路……

    王刚的“政变”发生在2002年,“登基”时年方24岁。他迅速将父亲的面粉厂更名为“恒阳”,永恒的太阳,日不落。此后,他在恒阳这幅画纸上肆意挥毫泼墨。

    逆袭新生,遥想“失足”那半年

    当恒阳向外宣称绝不在自家面粉里添加增白剂时,驻马店面粉市场已是群雄并起。他向外打出了温馨的广告词“原味面,就是不太白”,并同时印制大量科普手册给消费者“洗脑”。

    在增白剂肆虐的白面白馒头市场,这种做法被认为是“逆袭”。

    5年不到,驻马店的角角落落都知道有个“不太白”公司很道义。那年,王刚31岁。

    2008年,恒阳迁往遂平工业园区并更名为驻马店一加一面粉公司。固定资产总值达9200万元,员工由创业初期的6人增至220人。

2010年年初,他决定要在中国面粉界第一家全部取消添加剂时,一加一“地震”,从上到下一致反对。

    一加一生产总工蒋武成告诉记者,从企业经济利益考量,需要100%纯正优质小麦,需要彻底颠覆制粉工艺,需要进口加麦美麦甚至澳麦对现有小麦搭配,才能保证原味面的品质。这种取消造成的运营成本剧增会将公司带上死路。

    王刚一意孤行。

    很快,大家担心的事情发生:先是周边驻马店的馒头市场无人再要一加一的面。紧接着,省外的客商也纷纷对一加一的做法表示质疑,纷纷退货的客商说,不加馒头改良剂的一加一馒头个小、脸黑没人要。

    “失去这么一个大市场没道理啊,全国各地都在用啊,市场这么大,你不加别人也要加,这不是明摆着找死吗?”重庆经销商王守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他主要经营的就是一加一的馒头粉,在王刚父亲时代就与他们合作,那时候的销量每月有4000吨,天天都发往重庆有6~7个车皮。“现在早不用(一加一的面)了。他们放着钱不挣,没办法。”王守魁说,一加一的省外市场,除了广东,就是重庆最大了。

    王刚咬着牙硬挺。

    近的上门退货索款,远的发函要求停产退钱,一加一的生产线几近瘫痪。

    一个王刚颇为认同的同行劝诫他:“这是行业‘老大’操心的事儿,你一个小兄弟,逞啥能?你想领跑?保不齐你最先出局,活着是硬道理。”

    活下去。硬挺了半年后,一加一彻底停产。

    泪眼婆娑,王刚把拆下来的四台添加剂机器重又装了上去……

    活力苏醒,面粉包装线全部是“奶粉级”

    2011年5月,国家颁发“禁白令”。

    事实上,此前三个月,王刚已经把添加设备再一次全部拆除。

    “这一次,我不再犹豫。”他说他坚信,国家总有一天会将全部化学添加剂废除,只是时间问题。

    当年10月的某一天,王刚在微信里发出了这样几个字:一个时代的结束。

    而此时,他的泪顺着脸颊滑落——一只凤凰就此涅槃。

    他自称那一年他常常半夜醒来再也无法安眠。

    他说,那一年他没有闲着,而是走出去寻找“自己”,他要从良心企业中找到另一个版本的一加一。他找到了省实验幼儿园,他找到了天津的康师傅、湖南的陈克明挂面,玉峰儿童食品,找到了河南“思念”……

    “他们才是一加一真正的伙伴……”

    目前,一加一天然面粉只有一种5KG食品级软塑包装。

    据一加一营销总监刘秋燕介绍:这一款面粉就能满足一个家庭蒸馒头、擀面条、包饺子等的全部需求。这款面粉的包装线全部采用的是奶粉级。今年,又升级为没有塑化剂且可降解型包装袋。

    每个包装袋成本增加0.3元,仅此一项,企业成本每年要增加600万。

    非凡格局,一加一的哲学居然是加减法通吃

    年轻的王刚如今已是河南省政协委员,一加一天然面粉在业界终于有了更多话语权。

    农夫山泉陷入“标准门”事件之前,白酒业也发生了塑化剂风波,相当一部分舆论诟病为标准缺失。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研究员陈君石则认为,食品安全管理的核心是风险控制,监管必须放弃“抽样、检测”为主的方式,而应升级为“过程监管”为主。

    “一加一恰恰就是‘过程监管’,从一粒小麦进厂到制成面粉出门,一加一的监管过程比国标还要苛责几倍。仅从原麦采购一项,一加一就有别于其他任何一家面粉企业,我们超过两年的麦子从来不要。”一加一公司采购总监冯晓军说,有些陈麦也许在检测时理化指标都没问题,但做出来的食品口感会受影响。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爱尔兰从农场到餐桌的综合食品安全控制覆盖了包括初级生产、食品加工、贮藏、运输、销售在内的产业链全过程。

    而美国CDC作为唯一一个跟踪食源性疾病的国家级机构,以24小时的工作控制食源性疾病的风险。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学副校长孙宝国教授认为,需要传递给消费者科学、准确的信息。

    面对记者,王刚说,业内都知道,在一条生产线上交替生产多种面粉时,因为有部分面粉需要添加剂,所以即便有些面粉没有添加,也会容易有添加剂残留。一加一认为,不含添加剂只是天然面粉的基本要求,只有彻底根除添加剂残留才能符合健康饮食的趋势。这就需要在生产时必须“所有面粉0添加”,才能达到“绝无添加剂残留”。

    记者调查发现:“一加一等于0”没什么奥秘,就是加设备、加研发、加检测、加监控、加工艺、加流程,一个劲儿地加“人”、加“钱”、加“管道”、加“功夫”,其实就是加感情、加责任心、加使命感。"

    事实上,一加一说是在“加”,一旦小麦进了厂门,全是“减”,减杂质,减石子、减霉麦、减添加剂,一道道减下去,直到干净的麦子变成干净的面,0添加,0残留。

    王刚的一加一,居然是加减法通吃。1+1=0的哲学玄妙神奇,矛盾统一。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