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伴型组织

“一加一等于0的哲学”之谜底追寻(2)【霉变麦粒,休想逃过色选机的“眼”】

作者:□记者 何晖 文 闫化庄 摄影来源:大河报 日期:2013年10月23日 09:43

参观者总是被色选机所吸引

  色选机可剔除病变霉变麦粒、杂草种子、赤霉菌麦、石子、土块、玻璃、煤渣等。

霉了、瘪了、燕麦、石子……都没逃过色选这一关。

    核心提示 | 历经千揉百搓万摔打,以为过了7道难关便可高枕无忧,哪知道,就在遥望胜利彼岸的瞬间,姐,撞上了“色眼”……

 

    麦堆里演绎“新鸳鸯蝴蝶梦”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从机器顶部一个斗形的物槽里漏下后,黄澄澄亮晶晶的麦粒跳动着由“一堆”变成了“一片”。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这些麦子在一条滑道上自觉地四散开来并均匀地排成了单列。

    又像是在服从一个神秘的命令,成千上万的麦粒经由滑道进入一个斜式溜槽,溜槽里的众麦被振动着一路向前,向前,向前。

    突然,“哗——”麦流进入一片开阔地,开阔地的专业术语叫“分选室”,这里四处弥漫着淡玫瑰色的柔和光线。也许队伍中有麦粒四处观望想弄清自己身处何地,但这并不影响大部队继续前进。

    然而,就在即将走出玫瑰色光区抵达胜利彼岸时,突然,“噗,噗——”数不清的黑色麦粒倏地飞离麦堆,迅即跌入了废料腔。

机器低鸣,飞离持续……

    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9月15日,一加一天然面粉公司遂平分公司南车间,一台大型色选机正在有条不紊地工作。

    记者在现场发现,凡个头小、长相丑、肤色暗的霉变麦粒,都未能逃过色选机的“色眼”。散发着玫瑰色光芒的区域两旁安装有摄像头、电磁阀和数不清的喷嘴。

    正是这些数不清的喷嘴无情地将霉麦吹出了麦堆。

    当班工作人员臧敬伟说,当小麦沿着机器自动设置的滑道自上而下缓缓流动时,藏在滑道两边的高速光学摄像镜头会自动采集麦子的颜色信息。一旦发现麦堆中藏匿有跟健康麦粒不一样颜色、不一样形状、不一样个头儿的非正常麦粒时,摄像头会瞬间将其捕获成像并锁定“目标”。

    此时,光信号转为电信号,高频电磁阀装置接到信号后即刻打开气流开关,驱动器会驱使喷射器,喷射出高速、短促的气流将混在麦粒中的杂质迅即剔除。

    迅雷不及掩耳。

    事实上,人们肉眼所见的“猝不及防”在高速运转的色选机内部早已经是“百转千回”、“高度戒备”。

    一粒粒被清出队伍的麦粒绝望地呜咽:姐也是麦子啊,不就长得黑了点?

    像蜻蜓一样拥有“复眼”

    在一加一,色选是洗麦的最后一道工序。

    一加一天然面粉遂平生产基地总经理张海青说,小麦经由“过筛”、“比个”、“吸磁”、“削脸”等至少7道工序后,97%的黑色杂质已被清除,剩余的霉变麦粒仅占麦流总量的万分之几。“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但一加一还是想做到极致,想把小麦中其他清理设备无法完全清除的霉变、不饱满麦粒彻彻底底清除出去。“而能担此大任者,唯色选机。一加一所属遂平和西平两个分厂都上有色选机,每台价值都接近60万元,产品源自合肥安晶龙电子有限公司。”

    据记者了解:全国数以万计的面粉加工企业仅有不足400家使用小麦色选机,而我省在一加一之前只有一家面企使用色选机。

    那么,色选机是如何甄别和剔除霉变麦粒的呢?

    河南工业大学教授李东森先生,同时兼任小麦和玉米深加工国家工程实验室总工程师。在2012年10月13日的“现代制粉工艺与质量控制论坛”上,他对色选机曾有过一个有趣的解释,色选机的心脏是识别系统,识别系统的核心是传感器。色选机有至少2048个高灵敏度光学成像感应器,感应器装有高性能的数码芯片,可以对麦流进行双面采样。即便细微的异物都能够完整地分辨出来。色选机能有效识别小至0.04mm的微小杂质,原理是,光学照相机能把运动中的麦子转换成256 级的彩色图片,全数字分析器件和先进图形识别技术会在瞬间识别霉麦并将其清理出麦堆。

    合肥安晶龙是中国色选机的名企,董事长方茂雨给过色选机一个拟人化的评价:“就是一种机器人,因为色选机代替了大量的人工劳动,并且色选机有自己的眼睛和手,一粒麦能被它360度转过来倒过去地‘看’。高清晰度的摄像镜头就像是蜻蜓的复眼,发现并放大小麦中的细小瑕疵和斑点。再微小的病斑麦粒以及异色杂质都能被它准确识别出来,即便如芝麻一样小的颗粒也逃不过它的眼。”

    色选机曾经用来选钻石

    事实上,色选机也是一舶来品。

    色选机最早诞生在国外,美国、英国自20 世纪30~40 年代就开始研制色选机,直到上世纪80年代,国外色选技术才开始突飞猛进。

    我国更晚,始于国外突飞猛进之后,但中国人聪明之极,从起步到腾飞只用了不到10年——10年干了“老外”半个世纪的活。

    2011年8月,85岁高龄的美国色选机专家Lorne S.Libin称赞中国名企合肥安晶龙色选机是“全球第一家LED光源色选机”。

    《粮油与食品工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 年全球色选机需求量是2.7万台,中国占了1.3万台,几乎是全球总需求量的一半。

    色选机进入中国,早期多用于大型重工业选矿石、选塑料、选石英砂等。

    后来进入粮食领域也多半是选大米、花生、瓜子、茶叶、大豆、咖啡、食盐等。

    据记者了解,用于面粉加工色选小麦只是近两年的事儿,全国不超过400台。

    业内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色选机最早是用来选钻石的,在英国、美国很是风靡。

    据说,因为色选机比其他粮食加工设备要贵出很多,一般制粉企业不愿花这笔钱。

    一加一天然面粉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刚说,使用色选机清理小麦杂质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认知”问题。“在一加一,只要磨的面是给人吃的,上色选机就是必须。”

    一加一的“必须”背后依靠的是科学数据。

    据一加一采购总监冯晓军说,生长期雨水过多会导致小麦发芽、发霉和虫害、病害,这些未能彻底清理的有害小麦如果混入面粉,轻者会影响面粉的质量,重者则危害人体健康。“人们食用了染病小麦后会引起恶心、腹泻、眩晕、发烧等中毒症状,严重时还会引起大出血,影响人们的生育能力和免疫力。”

    记者从河南省疾病控制中心获悉:小麦中的赤霉病菌会分泌产生有害毒素,这种毒素在其含量达到百万分之几的情况下即可造成人畜中毒。主要情况分为两种:一是急性中毒,人类和哺乳动物食用含一定量的这种毒素后,将会出现严重的头晕、呕吐、腹泻、流产等现象;二是慢性中毒,主要是这种毒素在人和哺乳动物体内逐渐积累,造成干扰蛋白质合成,免疫功能下降等慢性毒副作用。

    针对一加一天然面粉之所以能吃出麦香的诸多网友留言,一加一生产部总工蒋武成说,面粉添加剂可以改善面粉的色泽,但天然麦香味儿的口感却无法改善。“一加一面粉的天然香味只能靠质量的严格监控才能生产出来。”

    事实上,一加一等于0,就是加研发,加检测,加监控,加工艺,一个劲儿地加“人”、加“钱”、加“管道”、加“设备”。

    连日来的实地走访,记者发现,一加一说是在“加”,一旦小麦进了厂门,全是在“减”,减石子,减烂绳,减铁钉,减霉麦,一道道减下去,直到干净的麦子变成干净的面。

    一粒麦子在历经27公里千锤百炼后,想要成“粉”,还再要经受剥皮等17道痛苦磨练。请继续关注一加一调查报道。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