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们

“一加一等于0的哲学”之谜底追寻(5)一加一,革了面粉添加剂的“命”

作者:□记者 韩聪聪 文 闫化庄 摄影来源:大河报 日期:2013年10月28日 10:10

参观者对老生产线上拆下来的添加剂设备的“喂料孔”很感兴趣

新上的生产设备根本就不需要添加剂

 拆下来的添加剂设备成了厂里的展览品

 

    核心提示 | 曾经有四年,王刚过着“生存还是毁灭”的纠结生活。与其说是生活,不如说是一场战役,一场王刚和面粉添加剂之间的战役。但最终的赢家,却是食用一加一天然面粉的人。

    无添加,有人说这是“一个败家孩子的败家想法”

    公元2009年4月1日,一加一天然面粉西平和遂平分厂,开始了一件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惊天动地的大事:拆除生产线上的12台添加剂设备。这在业界是一个疯狂的举动。人们说,王刚“疯”了,他要取消面粉添加剂。

    王刚和面粉添加剂较上劲,是2008年年底。一个普通的下午,准备接儿子回家的他,看到孩子正和小伙伴在教室里吃着大白馒头,王刚无征兆地遭受了人生的第一次“电击”。16年接触面粉的经验告诉王刚,馒头里至少有10种添加剂。王刚觉得自己很失败,儿子吃着无添加面粉长大,现在却嚼着有添加剂的馒头。这种失败感让王刚做出一个决定:取消添加剂,让更多的人吃到零添加、无残留的天然面粉。

    王刚的决定,让公司上下一片惊愕。在此之前,为迎合客户需求,一加一个别种类的面粉会使用增白剂和馒头粉品质改良剂。其中的增白剂,单单站在企业的角度,不仅能让面粉变白,还能提高出粉率,这意味着能挣更多的钱。

    “一个武断的想法,幼稚!无添加面粉卖给谁?厂子还要不要活了?”生产部、销售部、研发部、财务部,众高管一片激愤,争论、争吵,连续一周,会议室里硝烟密布。

    但,拗不过王刚。最终还是要拆除添加剂设备——微量添加机,俗称喂料器。这项任务交给了一加一生产总工蒋武成。这12台喂料器是蒋武成多方比较,最终选定的,性能在喂料器中是最高端的,它们能将添加剂均匀地加入到面粉中。蒋武成心情沉重、极不情愿地把自己安装的“宝贝”拆了下来。他拆得很小心,一个按钮、一颗螺丝,甚至是一根线头都被呵护着。他相信,早晚有一天,这12台机器会重新启用。与此同时,采购总监冯晓军清点好了库存的添加剂,逐一给生产厂家打电话:退货!

    一位长期合作者让冯晓军一定要说服王刚:无添加是生存不下去的。多次未果,他撂下一句话:“真是一个败家孩子的败家想法。”而在王刚看来,这是一场豪赌,结局只能有一个,就是赢。 

    丢客户,被雪藏的喂料器六个月后再次上岗

    王刚高估了自己。

    一加一天然面粉的销售市场,迅速缩水。2009年4月之前,驻马店的粮油店和馒头坊,一加一占据有75%的市场。4月之后,一加一在馒头坊全军覆没。不加任何添加剂的面粉做出来的馒头,相对于那些大白馒头来说,个儿小,显黑。一个老客户抱怨说,以前买面粉,第一选择是一加一;现在,最后的选择才是一加一,“我也知道无添加的面粉好,但做出来的馒头卖不出去,挣不到钱,我总得照顾生意吧”。

    馒头坊的“闭门羹”似乎只是一方面,随之而来的,是湖南、湖北、云南、贵州、四川、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的大批客户取消订单。短短五个月,一加一失去大批客户,产能下降一半,不能持续开机,部分员工辞职,甚至连一些承包拉面粉的车辆,都弃一加一而去。无添加剂的一加一面粉,遭遇了“滑铁卢”。王刚最敬重的一位行业前辈善意提醒:“保命要紧,这不是该你做的事。”

    夜深人静,王刚在没有生产轰鸣的厂区听着自己的脚步声,觉得是一种极大的讽刺,他不由自主地苦笑。他的心被现实的利刃绞着,在无知觉状态下咬破的嘴唇总是好了再被咬破。2009年10月1日,经过六个月的他虐和自虐,王刚“低头”了,他通知生产总工蒋武成和研发总监张良雪,把12台喂料器重新安装上。

    于是,在角落里被“雪藏”的喂料器“欢天喜地”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据说,曾经的反对者为此还举行了小规模的庆祝活动。当然,这种庆祝是不会邀请王刚的。

    一加一重回有添加剂的时代,那些“丢失”的客户迅速回归。只是,厂里还是会接到无添加面粉的订单。张良雪就不得不做一件事情——冲洗生产线。冲洗生产线,要使用日本生产的一种液体药品,每瓶5毫升、1000元,一条生产线大概要用10瓶,一次冲洗耗时40小时,以确保没有添加剂残留。

    张良雪发现,重新上岗的喂料器并不受待见。只要有无添加面粉的订单,就会封闭喂料器、冲洗生产线,为无添加面粉让步。这当然是王刚的要求。

    频繁的冲洗,耗时,耗力,耗钱。不坐镇指挥,在外遥控管理,还有这么多“麻烦”的要求,大家说王刚在赌气。

    找订单,祭奠对现实的妥协

    喂料器重新上岗的当天,王刚离开了驻马店。不是赌气,他去寻找新的伙伴了。这些伙伴需要的是无添加面粉,他们是王刚的新客户。

    王刚说就像回到了创业初期,见客户、谈想法,有“酒逢知己千杯少”,也有“话不投机半句多”。慢慢地,无添加面粉的客户越来越多,惊喜已不再是惊喜。

    这时的王刚,在布一个局:他要用更多无添加面粉的订单祭奠他对现实的妥协。当然,在王刚看来,这必须是暂时的。于是,王刚找到了克明挂面、思念、三全、康师傅,当他开辟了湖南、四川、广东、云南的市场,当他把面粉卖给河南省实验幼儿园和多家省外幼儿园,当驻马店两个分厂接订单接到“手软”时,王刚觉得是时候再次宣布那个决定了。

    2012年9月1日,王刚再次宣布一加一取消所有添加剂,而且是彻底的、永久的。“怎么可能?这行不通!”“在外考察是白瞎功夫了吧?”“他自己玩儿命,我们不陪……”经历过一加一最低谷的高管们坚决反对,并达成一致:决不妥协!

    没人支持的王刚从公司消失了4天,正当大家疑惑时,他回来了。召集全员会议,从下午6点开到晚上11点,王刚一直站着,斩钉截铁,六亲不认,所有的反对和质疑都被他顶了回去。会议结束,公司上下统一意见:生产无添加面粉。

    依然是蒋武成负责拆除喂料器,不同的是,这次是破坏性的拆除,他几乎是硬拽着,扯断了所有的线头。戏剧性的是,第二天有人联系蒋武成,要购买这12台喂料器。王刚回复:扔了也不卖。

    可是,历史似乎在重演:订单减少,客户流失,高管辞职。但王刚已经没有了回头路。而他,也没有想过再回头。

    专家说,这是面粉业的一场革命

    王刚做到了!他和他的伙伴们“拯救”了无添加面粉。

    2012年11月到2013年,市场果真向王刚的天然面粉抛来了“橄榄枝”。在河南,一加一天然面粉在各大超市实现了单品销量第一。

    曾经一度不愿进生产车间的王刚变了,他会主动带客户到生产车间,先参观被打入冷宫的喂料器,再打开喂料器的盖子让客户闻闻刺鼻的添加剂气味,最后在客户对添加剂惊恐的表情中介绍无添加剂的生产线。

    国际谷物科技协会当选主席、河南工业大学教授王凤成博士到一加一参观后,立即与其建立了长久合作的关系。他惊讶于中国还有这样一家面粉企业,敢取消添加剂,“除了支持,更多的是敬佩”。

    王刚始终坚信,总有一些人跟他一样,或者会逐渐认同他的想法,取消面粉中所有的添加剂,将面粉做回最本真的样子,“我,很小;但我们,很强大”。

    目前,与面粉相关的食品添加剂可归结为三个类型:增白剂、品质改良剂和营养强化剂。而不为公众所知的是,面粉中的增筋剂,即偶氮甲酰胺,因有致癌嫌疑,早在2005年8月就被欧盟禁用。国家粮食局标准质量中心原高级工程师谢华民认为,这种有致癌危险的添加剂应该像增白剂一样禁止使用。

    而王刚,提前把这些事情都做了。

    中国乐活研究者与倡导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沈立说:“一加一生产0添加面粉,在面粉业中,可能是一场革命。”

    是的,在一加一,王刚革了面粉添加剂的“命”。

    革命就是一种发泄不满和改变现状的途径。事实上,革命是个哲学名词,正如一加一怎么可以等于0?请继续关注一加一调查报道。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