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我们

“一加一等于0的哲学”之谜底追寻(9)【0残留是一加一的“硬通货”】

作者:□记者 何晖 文 闫化庄 摄影来源:大河报 日期:2013年11月1日 08:52

先进的设备是0残留的保障

这时还像卖面的吗?

不是烤饼干是饧发

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磨面、和面、揉面、擀面、尝面,用各种试验计算各种数值指导生产。

 

    阅读提示 | 一加一天然面粉目前只有5kg一个包装,却能满足市民擀面条、包饺子、蒸馒头等的全部家庭生活需求。一加一董事长王刚说:“不添加容易,不残留难,要想做到绝无添加剂残留,一加一必须所有生产线面粉0添加。”

    白面被反复灼烧后变成黑灰

马弗炉(也叫高温炉)、坩埚、坩埚钳、天平、干燥器;盐酸溶液、三氯化铁混合液、过氧化氢、辛醇;灰皿、电子分析天平、吸潮剂、电热恒温鼓风干燥箱。

    仪器、试剂、耗材全部就位后,工作人员王向赟将吸潮剂分别放入电热恒温鼓风干燥箱和干燥器中,空灰皿被他放到坩埚架上置入马弗炉中。

    550摄氏度炉温烘烤30分钟后,王向赟取出灰皿在空气中静置降温。

    陶瓷坩埚在上,马弗炉在下。他用天平称取面粉置入灰皿,面粉开始在坩埚里燃烧,很快,被烤焦的糊味儿便在室内弥漫开来,然后放入高温炉,冷却、称重,计算。

    紧接着,王向赟又称取新面粉,再次放入坩埚里灼烧,焦糊味持续。

    又是高温炉,冷却、称重,计算。一份又一份面粉被反复灼烧后剩下几乎肉眼看不见的黑灰。

    灼烧、冷却、称重。从下午4点,一遍又一遍直至晚上9点。

    9月7日,一加一研发部正在检测西平分厂送来的样品。

    研发总监张良雪告诉记者,当日检测的项目是“灰分”。国家规定的一级强筋面粉灰分含量不得超过0.6%,一加一自定0.5%,如果灰分含量超过了这个范围,这在一加一就是“事故”。“要么是粉中麸星多,要么是小麦清理效果差,我们要从整个流程中倒查原因。当然,许多年来,一加一从未出现过超标。”

    “面粉中灰分越高,蛋白质含量就越低,面粉的质量就越差,口感和营养都受影响。”据张良雪介绍,把一定量的样品经炭化后放入550℃的马弗炉内灼烧,使有机物质被氧化分解,以二氧化碳、氮的氧化物及水等形式逸出,而无机物质以硫酸盐、磷酸盐、碳酸盐、氯化物等无机盐和金属氧化物的形式残留下来,这些残留物即为灰分。通俗地讲,灰分就是经高温灼烧后的残留物,测定灰分主要是查找小麦被泥沙、铁等污染后有否在面粉中残留等。“我们每日要测数十个面粉和淀粉的灰分,干燥器每日要开开关关五六十次……”

    一加一不想沾这些“好东西”

    一份产品出厂检验设备和检验项目表显示:灰分、粗细度、含砂量、磁性金属物、水分、气味、蛋白质、粉色、麸星、湿面筋、酸度、混合均匀度、黄曲霉毒素B1等35项指标是一加一的必检内容。其中唯有“食品添加剂”是0。

    一加一营销总监刘秋燕说,国家规定的通用粉和专用粉各有17~18个检验项目,两类小麦粉均有添加剂项目。“但唯有一加一所有天然面粉不含添加剂。”

    事实上,单从企业经济利益来考量,添加剂是个好东西。

    据查证:目前我国批准使用的添加剂有22个品类1500多种,添加剂对改善食品色、香、味、型及延长食品食用期限、提高食品质量档次发挥着重要作用。有人认为,没有食品添加剂就没有现代食品工业。

    一位不便具名的国内制粉专家告诉记者,无论是国家已经颁令取消的增白剂还是现实中呼吁禁用却仍在添加的增筋剂,它们除了能够漂白面粉增强筋度以外,还具有两大重要功能:提高出粉率、延长保质期。

    该专家称,这两样给企业带来的经济利润很可观。一般可使小麦粉的出粉率提高2~3个百分点,色泽也会好4~6个点。但是,一加一舍弃了。

    一加一董事长王刚说,一加一的天然面粉不想沾这些“好东西”。

    在他看来,目前能用技术手段检测的物质种类数以万计,但只占世界上已知物质的很少一部分,而能够用标准方法检测出来的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他自称从来不否认有些添加剂是必需,比如,不添加膨松剂就做不成面包,不添加减筋剂就做不成饼干。但所有添加剂目的都是为了改善和修饰原粮和工艺所不能解决的技术难题,很少真正从民众健康考量。长期食用添加剂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所以国家法律对它有限量规定,一加一只要符合这个“量”就行。

    “问题是,这个‘量’化的标准对每一个人都适用吗?每个人的耐受力一样吗?老人、孩子、女人、病人怎么办?国家标准只能对‘量’确定一条红线。像真理与谬误只差一步一样,谁,如何去把控那‘一步’?民众是小白鼠吗?”

    一加一于是要舍弃任何以逐利为目的“添加”。

    “0 残留跟钱无关,是价值观问题”

    就像山崩一样,曾经风光无限的恒天然,品牌形象瞬间坍塌。

    恒天然后来发布消息称,污染源是该公司在新西兰北岛怀卡托地区豪塔普工厂的一根并不经常使用的管道,和该管道的清洁不彻底有关。此前的酒鬼酒塑化剂风波后来也宣称是管子惹的祸。

    一加一董事长王刚对陷入舆论漩涡的两家企业给予了很大同情,他说:一加一天然面粉从0添加到0残留之路走得也是鼻青脸肿。

    但他明确表示,重要的是后管子时代的企业态度。“一加一透过这根‘管子’窥见面粉生产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各种安全风险,进而在很短的时间内有效避免了。”

    我们都知道,面粉生产需要一个超长的过程,其中涉及原粮、清理、生产和检测等诸多环节,任何一个细节发生问题,都有可能酿成难以估量的严重后果。

    在王刚看来,理想的添加剂应当是有益无害的,但绝对安全并不现实。

    不少添加剂对人体的致癌性、致畸性和致突变性早已显而易见。

    “有些添加剂本身可能无毒,但它与食品中的某些正常成分或混入食品中的杂质发生作用,便会形成对人体有害的新的化学物质。”

    在王刚的认知里,废除面粉添加剂是一加一“标准”与安全、企业效益与民众健康的博弈,事实上就是“良心”与利益博弈后的最终选择。

    他说,通过研究小麦品质,改进生产技术也可以提高面粉白度。“为什么要在人吃的食物里添加化学试剂呢?为什么不肯在先进设备上多添加点投入?为什么不肯在科研上多添加功夫?为什么不肯在工艺上多添加点创新?为什么不肯在流程上多添加点监控?如果肯,面粉的白,面粉的筋都能实现。”

    据了解:目前的面粉企业大多是用同一条生产线交替生产含添加剂的专用面粉和不含添加剂的面粉。所以很多面粉虽然包装上标有“不含增白剂”或是“没有添加剂”,但并不能保证没有添加剂残留。“只有生产的所有面粉都不含添加剂,才能真正做到绝无添加剂残留。”

    王刚说,为使一加一天然面粉做到“绝无添加剂残留”,只能所有生产线都做到0添加,舍弃一部分需添加的产品和客户。“这跟钱无关,是价值观问题。”

    “品牌的成功有一个规律”

    有人戏称一加一实验室的研发设备有点像“重庆渣滓洞”。

    王刚说:为消费者的安全,花费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任何靠投机取巧、降价倾销的方式赚到的钱都只是零花钱,最值钱的东西是品牌,这才是真正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财富。

    2012年12月份,一加一天然面粉荣获“最具潜力豫商品牌”奖,2013年1月份,王刚当选为河南省政协委员。

    如今,一加一天然面粉已走进越来越多更关注饮食健康的家庭。

    王刚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一加一有一天能成为天然面粉的领导品牌。

    他认为,一个强大的中国亟须一批世界级品牌来支撑。“美国的强大,更多在于可口可乐和麦当劳们的强大,中国不应该只是资本的积聚和技术的追赶。”

    他把全球流行的食品品牌归类后发现,每个发达国家的背后都有一些世界级的品牌,即便他们没有任何原材料供给方面的天然优势。“比如,不出产可可的瑞士诞生了以速溶咖啡扬名立万的雀巢,英国领地上不曾栽种一株茶树,却拥有像立顿这样的茶叶旗舰品牌,其产值超过了多达7万家中国茶厂的总和。”

    “品牌的成功有一个规律:营销模式重要,产品质量本身更重要。产品质量是打造品牌的基本门槛。”

    他问:政府设立“省长质量奖”目的是鼓励更多企业关注产品质量,能否再设立一个“品牌奖”?鼓励更多企业打造国内甚至国际知名品牌?

    他就是要以对历史负责的精神,以人民福祉为终极关切,以人性和自信面对这个行业的社会问题。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